仙寓山富硒野茶灰盒(珂田仙寓山富硒野茶)

硒宝 06-07 10:19 10次浏览

版权所有:半牙 原作提交时间:02:22:05 10月16日

仙寓山

暑假期间我二上仙寓山,答现第一次上仙寓山对那里孩子们的承诺。在仙寓山所住的十天里,我一次次的被山里的风景、生态所吸引,被村民的纯朴、热情好客所感动,被那里贫穷、落后的现状所震憾……一定要写点什么,把仙寓山美好的一切介绍给更多的人成了我这两个月来的心结,于是便有了这段文字。

简介:

仙寓山:位于石台、东至、祁门三县交界处,海拔1375.7米,为黄山与九华山交错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牯牛降西脉,属中山(低中山)地貌,区域内崇山峻岭,逶迤连绵。境内的有多条适合徒步、溯溪的线路。

仙寓山村民组:距仙寓山最近的自然村,平均海拔1000米,属石台县珂田乡双坑村。村口有两棵镇山松树,分别为“迎客松”、“送客松”。村里仅有十几户人家,70来口人,不通电话,无手机信号,一条盘山公路成为与外界交流的唯一通道。茶业是这里的唯一收入来源,仙寓山茶虽品质上乘、绿色无污染,但迫于交通、通信的不便和加工的粗糙,当地居民大多生活在贫困线下,人均年收入仅1000元左右。仙寓山林场也设有场部于此。

双坑-红旗:全程5公里,顺溪而行,风景独好。经典的徒步、溯溪线路。

池徽古道:仙寓山东北10公里有一段5公里长保存完好的池徽古道。池徽古道是由安庆府城至徽州府城的山道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真正的可以叫做“安、徽古道”的一条路。它全程200公里,很多处已因公路的修通而废弃,在当年其地位应与清凉峰的徽杭古道相当。没有了早年间的喧嚣,商贾和农人们在这条路上奔波劳作的足音也已渐渐远去,这条青石板铺砌的道路静静的躺着,默默地诉说着久远了的历史与沧桑。偶有图近道的农人来打扰其宁静。

继保亭:池徽古道上的一个驿站。早已残破不堪,仅存四面墙壁。从其亭楣和墙壁上文字,大略知道是某某纪念其已故丈夫修此亭供来往行人歇息。想到徽杭古道上被涂鸦的面目全非的驿站,不知是否应该把这里介绍更多的人。如果旅游发展起来了,石亭应该会被重建,更多游人也会前来探古寻幽,寻得的不是其古貌。

庆庵塔:距仙寓山村民组西2公里。修建于明清,战争中被炸毁。石塔的碎石散落在周围,塔铭前些年被当地居民竖起,上面文字有些已模糊不清。具体其历史价值及意义,还有待进一步考证。(下次去请个考古老师)当地人称之为“仙姑坟”,逢年过节在塔铭前供奉,以求平安。“仙姑坟”来自于一个传说,早年一家人的女孩生不了孩子,她家人就将其关于塔中,每天喂之野菜。后来这女孩死在了塔中……

路线:

1、 祁门方向:

仙寓山富硒野茶灰盒(珂田仙寓山富硒野茶)-硒宝网

祁门县城――箬坑乡――红旗村(汽车小型)

红旗村――双坑村(徒步5公里)

双坑村――仙寓组(4公里)

仙寓组――仙寓山顶(徒步6公里)

池徽古道位于仙寓山至珂田乡公路11公里处。下公路即可见石板路。

2、 石台方向:

a) 石台县城――仙寓山林场――双坑村――仙寓组(汽车小型)

仙寓组――仙寓山顶(徒步)

双坑村――红旗村(徒步)

池徽古道位于仙寓山至珂田乡公路11公里处。下公路即可见石板路。

仙寓山富硒野茶灰盒(珂田仙寓山富硒野茶)-硒宝网

b) 石台县城――珂田乡――新店(汽车)

新店――(池徽古道)――盘山公路(徒步5公里)

沿公路――双坑村――仙寓组(12公里)

仙寓组――仙寓山顶(徒步)

双坑村――红旗村(徒步)

c) 石台县城――珂田乡――新店――柑爵坑村(汽车小型)

柑爵坑村――双杭村(徒步4公里山间小道,请向导)

仙寓组――仙寓山顶(徒步)

双坑村――红旗村(徒步)

池徽古道位于仙寓山至珂田乡公路11公里处。下公路即可见石板路。

仙寓山富硒野茶灰盒(珂田仙寓山富硒野茶)-硒宝网

倡议

1、带两包茶叶回家吧!

支援一下当地的茶农。他们一年四季在茶地里忙碌,茶叶是他们的唯一收入。仙寓山茶属高山茶,采茶期迟,要到每年的5月20号左右。这里所产的茶是绝对真正的绿色有机茶,从不施用化肥,都用落叶、枯枝做为肥料。回来路过天方茶叶所在的大山村,我这并不是为贬低天方,但大山村的海拔高度、生态环境确实远不如仙寓山,而且大批量生产出来的茶叶不比仙寓山茶凝结茶农们更多的心血。

2、带几本书、几件文具给那里的孩子吧!

临走的那一天,孩子们在村口为我送行。回头看见孩子们天真纯洁,渴望的眼神,我的心灵一次次被震动。渴望知识、渴望对外界的了解、渴望改变落后的现状……在仙寓山的几天正逢乡长和乡教委主任上山做工作。仙寓组有十几个适龄儿童,一间教室、一个老师、一二三年级、八个学生,这便是山顶上的仙寓山小学。三年级后便只得去30多里地外的乡小学住校,每个星期走几十里山路回趟家,取点粮食和咸菜。而这学期再也没有老师愿意到这所山顶上的小学来了,孩子们不得不从一年级就离开家。乡长和乡教委主任此行就是动员学生家长的。

卫星电视村村通成了孩子们了解外界唯一途径。当有我这个外人到的时候,他们便都围过来好奇的打听山外的“天”、山外的“地”。一本小画书、一个游戏、一件折纸都能让他们兴奋不已。

附:《独步青云(2003.2.21-2.24)》

有人说我失恋了――没有,

有人说我受打击了――也没有,

有人说我想不开了――都没有……

仙寓山富硒野茶灰盒(珂田仙寓山富硒野茶)-硒宝网

只是想出去走走,彻底的回归自然,而不是逃避世俗……

星期四(2月20日)下午才有此想法,晚上11点才开始准备,找胡波拿了一单层帐蓬和背包,回去路上在24H超市买了几带压缩饼干。星期五早上赶到车站的时候去石台的车已经开走,直到坐上去池州的车之前,我仍不能确定此次是否能成行。

中午1点半终于赶到池州,一打听最早去石台的车要到2点。于是去车站旁边的小饭店要了碗面条。等我抺着嘴上的油,剔着牙签回到车站,那班车5分钟前已离我而去。又白等了40分钟,4点半颠簸到石台县城。再转车去珂田乡,夜已渐渐上枝头,留宿于小镇……

是夜,狂风暴雨;翌日早七点,雨停。不多耽搁,啃着饼干上山。一路打听,不多时上石板路,雨天稍滑。更有一硕大牛蛙横于路中央,空气果然清新,竟引得蛙儿……避之。摸约90分钟后,遇一亭曰“继保亭”,盖此为“池徽古道”,清光绪14年修此亭以供路人休息。亭上瓦早已无存,唯一四面墙和两扇门尚能感受历史的沧桑。出“池徽古道”上盘山公路,蜿蜒于各崇山峻岭之间,12点才到达仙寓山,徒步20公里,费时4小时。

给山里的孩子带了几个文具盒,在老乡家骗了顿中饭(后来又骗了两天饭)。坐在大火桶上,品着当地特产――仙寓山茶,和老乡们吹牛……2点多,看看差不多了,也不下雨了。背上包要到山里转去了,昨看天气预报,安徽大部阴天,江西北部有中到大雨。久居安徽腹地,对“江西”一词不甚敏感,后一查地图,所在位置距江西仅30公里……

没有目的地,没有地图,捧着不是很精准的指南针,朝着西南方向。山路越来越窄,然后没了;路边的垃圾越来越少,然后也不见了。来到一片晴天也见不着阳光的原始森林,脚下是厚厚的落叶,不时传到鸟儿清脆的叽喳声。想象着羚羊们带回的犳子屎和犳子的血盘大口,捡了根树枝――以我三脚猫的少林棍法,与那小犳还有得一拼。没走几步,脚一滑,树枝撑地――折了。看来以此直径树枝还难以抵挡得住犳子,代之以一粗树干――重死了。

穿过树林,渡过小溪是一片茶园,看似荒废已久。沿茶园间的小道至一颇为壮观的山沟,布满碎石为雨水冲刷的千沟万壑。踩着松软的泥土、被侵蚀剩不多的岩石,踉踉跄跄,也不记得摔了多少跤。每一次都是大难度、高刺激的。回顾历次活动,就这次最丢人了,好在无人看见,尚不会造成恶劣的影响。连滚带爬的半个小时到了沟底。一条大河由南流下,一条小溪从东汇入。河边森林茂密,典型的温带湿地气候,必是人迹罕至、野兽出没的地带。我正因踏上此处女地而沾沾自喜,脚边竟有一方便面袋子,失落 and 郁闷ing ……

4点半了,无路过河返回。下来的路还有如坐滑滑梯四脚朝天,上去的路就四肢并用如乌龟般爬行前进。石灰岩真不是个东西,特别又经过雨水长期间侵蚀――和蛋糕一样,一扒下来一大块。好在总算上来了,5点多,天降大雾,茶园里更是小道纵横……以前每次出去都会丢人,这次一个人出来,想不会丢了吧――结果把自己给丢了。茶园里转呀转,怎奈一行行、一排排茶树间的小道都差不多……雾越来越大,天越来越黑。果断的决定扎营睡觉,找一背风处。帐蓬单层的,顶上竟还有一透气天窗,一块小破布盖之。不放心又把雨衣盖上,若是下雨就死定定了。

天完全黑了下来,想看看星星――什么都没有,朦朦的青黛色远山黑夜里更显阴森。帐蓬内也无它事可做,祈祷的夜里无雨,七、八点钟便坠入梦乡……凌晨二、三点被炸雷闪电惊醒,外面狂风夹杂着雨水猛烈的吹打着帐蓬,帐蓬内的凹处已积了一摊水,睡袋也湿了一大遍。无法再入睡,坐了起来,努力的找了在帐蓬一块还算干的地方,这时我想了很多,很多……被雷电击倒的焦木,深圳磨坊的那两人……摸了摸口袋,想找到笔,留下点什么。未果,看来天不绝我。坐着坐着,太困了,便又倒了下去……

再醒来,天已泛亮。晕~!!帐蓬里可以养鱼了……睡袋、背包、衣服、鞋子没一个干的。这下真是潮透了!!小雨还淅沥沥着,打开帐蓬,哇,太美了!!青山间飘着几缕白雾,有如中国水墨画――清晨少女披着一层丝纱休闲地在水边梳妆打扮……当我赶紧收拾好帐蓬,欲与之亲密接触时,竟完全云雾笼罩了。原来,她们也会害羞,我试着接近她们时,却打破她们平日里安静详和的生活,躲到了白纱后……

仙寓山富硒野茶灰盒(珂田仙寓山富硒野茶)-硒宝网

又回到了昨天迷路的地方,努力的寻找着来时的路……直到发现了一蓝色垃圾袋。一直痛恨那些在山里乱扔垃圾者,想不到这次居然可以做为路标。雨还在下,穿树林、过小溪,身上没一处干的,树儿、枝儿似乎也不舍我离去,拉呀、拽呀,手上已是伤痕累累。这倒也释然了,不再穿雨衣,不再遮挡什么,只想着尽快赶下山去……

临近中午时终于赶回老乡家,换上老乡的干衣服,坐在火桶上取暖――冻坏了。下午带着一群孩子玩,教他们唱歌――唉!我这嗓子,平日一唱总有人以“再叫晚上我叫你请我上食堂”要挟。现在竟能领着一帮孩子跟后面学。还教他们画画、折纸、做游戏……感谢我的父母和老师,给了我丰富而多彩的童年。

星期一早,换上老乡帮洗好、烤干的衣服(到家妈妈责骂我的满身污泥,告之已洗过一次了,愕然),老乡真好。山上不通公车,徒步下山,跟当地人从山间小路,比来时走的蜿蜒公路近了10里。沿路一河,水面宽而浅,夏天来此漂流就爽了。后经查此为公信河,曲折300里注入长江。

晚七点钟,终于回到合肥,校内引来的尽是诧异的目光。更有一同学,遇之,问吾曰:“打狼否?”――Faint!!!

Let’s end with one sentence

我来过,我看过,我走过;

什么不留下,什么不带走。

PS:刚回合肥便得知石台出现不明野兽,已咬死13只山羊。

--并非吾所为!

序: 自上学以来,语文甚差,作文更是多有不及格。本出去玩也就玩了,从不曾记下点什么游记。那日,听一老驴老谢报撼:年轻时玩过,走过的,看过的地方许多都已渐渐从记忆中消失,后悔当初没能用笔写下来。现在每次出去都带个笔记本到什么地方,玩了什么都记下来,回来再慢慢整理…… 将来老了以后,就算不出书也能为后代留下点什么。

于是立即回家用了两个晚上写出以上游记。并无什么文采可言,仅作记录而已。

2003.2.28

  • 暂无推荐